《精准医学,外科医生怎么看》——孙颖浩院士

发布时间: 2019-12-18 16:14:44  点击量:

2019年12月12日,第三届中欧-CCTMIS转化医学产业论坛“医学精准化:中国路径” 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海校区隆重召开。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原校长,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会主任委员,国际泌尿外科学会(SIU)副主席、亚洲泌尿外科学会前任主席孙颖浩教授受邀进行主旨演讲——《精准医学,外科医生怎么看》。下文是演讲内容的节选和精编(未经本人审阅),仅供同道学习、赏阅。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传统的精准医学概念,是通过对大量的人群的生物信息分析,找到相关的靶点,进行诊断的分类和治疗的一个个体化的结果。真正搞热这个事的人是奥巴马同志在2015年的2月份发布的一项精准医学计划。这个概念,作为一个医生来说,更觉得是精准化医学的一部分,而不能覆盖整个精准医学的大范畴。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孙颖浩院士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精准医学为什么这么火?我们的目标是什么?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看病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辩证来看病,就是有什么症状,就进行什么治疗。
第二个阶段叫循证来看病,把一个病人归入一类的病人,把这个群体的问题归纳出来,先看结果再看病。
第三个阶段就是所谓的精准医学,可以叫验证来看病。验证是什么?就是通过测序、大数据、生物信息学分析以后,得到一些结果,检验它、验证它,然后来看病。目的是花最小的代价治好最多的病人。这也经历了很多重要的科技发展的过程,比如说炒得很热的一个女病人,结直肠癌,肺部已经有七个转移灶,通过把提取出来的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回输进去,患者所有7个转移性肺结节消退,而且这种消退持续了9个月。以及卡特总统黑色素瘤已经发生脑转移了,用了PD-1以后,也得到了一个很好的结果。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现在说的精准医疗,仅仅是在路上,我们不希望它永远在路上。我们希望它能够尽快能够达到一个根本的、更多人受益的目标。”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如果精准医疗真正是一个目标和方向的话,未来的精准治疗不会是一个梦想。大的精准医学的概念,应该是目前已有的一切成熟的、新兴的、研发的科学技术的发展,用来诊断和治疗疾病,副作用越小、效果越好、费用越低,就是方向。原来做一个全基因组测序很贵,估计到了2025年,做一个人的全基因组测序,大概跟我们测一个血常规一样,花十美金就能解决。
对医生来说,目标很简单,就是要把每一个病人都很快的治好。我曾跟我的一些同道说过:“如果100个病人,99个都治好了,有一个病人没治好,对这个病人来说,就是100%。100个病人,如果99个都没有治好,有一个人治好了,对这个病人来说也是100%。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从外科的发展去看现在的精准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整个外科的发展路径离不开一个最重要的武器——手术刀。手术刀已经从两三千年以前的一个柳叶刀变成了今天能够辅助机器人开刀的、有超声、电等功能的刀,但是它并没有脱离刀的本质。刀是干什么的?刀的本质是切割、破坏。
今天已经有单孔的机器人,从一个小洞进去,能够把整个体内的结构看得很清楚,通过刀,把一些问题病变切割掉。微孔已经进入了一个时代,但是机器人头上干活的那个东西,我们看到是什么?还是刀。
我曾经发在柳叶刀上的一篇文章,对比两种手术方式:机器人打四到五个小洞和人工打开肚子一个十公分的口子。在对病人性功能的保护、尿控等方面,机器人和开放手术并没有差别。原因是什么?无论打洞大小,还是要把前列腺切掉,结果并没有根本的差异。只要你用刀,就一定需要把握平衡:切多少算干净?少切多少算是留得正常组织多?这对矛盾永远是难以达到完美平衡的状态。所以我们希望尽可能的要剪掉前列腺里有病的部分,而尽量让器官还在,只把癌去掉了。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我和我们的团队成立了一个关于前列腺癌的能量治疗中心。我们个人以为比较好的东西,一个是磁导航下的超声聚焦,可以保证前列腺肿瘤被能量处理掉,但是前列腺还在。这个是未来可以做的事。第二个是电穿孔,通过高电压,在脉冲纳秒之后,把这个里面所有的细胞膜都震碎了,是不可逆的穿孔。我们很高兴国内有的团队在国外原来理论的基础上,发明了更好的机器,并且长征、仁济和协和已经完成了一百多例的病人,半年的随访结果,80%的肿瘤都得到了完整的清除。

“像这样的疗法,治疗两个小时,门诊待两个小时,病人就回去,恢复得很快,我认为它是一个未来。”

第三个是“细胞刀”。当肿瘤发生了广泛的转移时,再牛的外科医生也束手无策了。但是现在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包括德国、美国都做了一些很好的尝试。在前列腺癌的细胞上有一种特殊的蛋白,叫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癌细胞只要跑到外面去,就把这个蛋白一起带到外面去了。科学家发现,用一些元素去结合、识别它,测出这个元素的放射,我们就可以发现肿瘤到哪儿去了。在这个基础上,又有科学家提出来,找一些带有放射性元素的东西,去识别这个PSMA的蛋白,就可以对有这个蛋白的细胞进行精准的杀灭。我们就叫它“细胞导航”,只杀有肿瘤细胞,不杀正常细胞。最新的资料已经发现PSA下降的病人达一半以上,而且很多都得到缓解,总体的控制率达到了77%。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未来一定是人工智能的分子外科时代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目前我们的团队,把全国现在已经有将近4万例前列腺癌病人,纳入了一个很大的数据库。我们通过这个数据库里的病人,我们选了一部分的病人做了人工智能诊断的模型。这个模型会发现我们原来诊断肿瘤,比如说肝癌就查AFP,前列腺癌就查前列腺特异抗原这些很多的数据进行整合之后,可以构建一个曲线,这个曲线比单纯的用PSA检测的敏感性和特异性都来得更高。现在参数还不够大。参数够大的话,加上未来的机器人采血、全息投影对话,病人完全可能在家里实施整个诊疗的过程。以后我们的能量导入是微型化、小型化,通过无人机和外卖小哥送到家里,很可能我们曾经的幻想和期待的一种在家里治病就能成为现实。
从这种逻辑和发展的理论上看,我觉得它是可能实现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今天的知识把人体的器官分为肝脏、肺脏、胰腺、膀胱,但是可能以后测序真正到了一个高水平的时候,可能我们整个人都是“数据”,我们的肝脏可能变成986,肝细胞变成了986342等等,有病了以后9863XXX等等这些,最后我们的人会完全体现在上帝给人类的礼物——数据上。一旦变成数据以后,我想一切就将更加的简便,一切将更加的统一,一切将更加的标准。
所以我相信,随着人工智能和科技的发展,这一天是有可能到来的,只要你活得够长,也一定会变成“数据”。最后人工智能化的数据,变成一个大平台,我们一起在这个里面完善各种的健康指导和处理。
我是从前列腺癌入手来思考和实现疾病诊治的数据化。在座的如果有高人愿意来指导和共同的完成这项工作的话,我们随时也张开双臂,跟大家一起协作,共同往这个方向实现。


VUb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转化医学产业分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链接